久汐in

【喻黄】(16)我们在一起

桃花饼:

123456789101112131415

早上好!爱大家!

2018年的第一场更新,在巨型甜饼的道路上狂奔。


16、


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消息的时候刚下戏,夜已深透,黄少天问他有没有时间来找他。

跟剧组人员一一打过招呼,喻文州就独自驱车开回蓝雨大楼,虽然还要小心注意但手臂上的伤已无大碍,等红灯的时候喻文州又看了一遍那条消息,唇角微扬,蓦然回神间,觉得自己多少应该藏点情绪,以免惹毛黄少天。

先前错过了那次机会,他就在等黄少天的发.情期到,既然说了“下次再约”,他倒是很有信心黄少天会再来找他。

当时也确实不是适合谈情说爱的时候。

Alpha和Omega情感交流,情之所至不滚上床是不可能的,受伤的确不方便——喻文州深有体会。


车径直开进地下车库,喻文州不怎么在蓝雨艺人宿舍住,路还是认得的。

来之前他已经买过套了,之前几次都事出突然,这次总算能提前准备好,电梯一路升到顶层,在冰冷金属内部等待的过程中,喻文州构想过多种黄少天出现在他面前的模样,是会害羞,还是假装满不在乎的样子,或者直接把他拖进去拽到床上……总之都是黄少天可能做得出来的事情,而且喻文州已经做好了迎接扑面而来Omega信息素的准备。

然而这一切统统没有发生。

空气很清爽,黄少天也很清爽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两只手放在膝头交握,目光凝重地看着他。

喻文州克制住撩.拨他的欲.望,脱了外套坐到黄少天对面,虽然很想亲他,但总觉得气氛不太合适,于是便客客气气地问:“少天找我来,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虽然明知故问,但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。

黄少天的眉头拧得更紧,几乎要皱成川字,这让喻文州有一点不太好的预感。

看起来很像分手前夕。

当然,这也很扯淡,他们从未交往过,谈何分手——不过,从现在开始也不是不可以。


喻文州的思路转得飞快,黄少天仍然沉默着,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“我刚下戏就直接过来了,肚子有点饿,打算让助理叫个外卖,你要不要一起吃点?”不想让气氛继续尴尬下去,喻文州主动开口,语气尽量闲适。

他也确实饿了。

黄少天抬起眼睛看他,目光越发复杂,半晌终于开了尊口:“……不用了!没胃口!”

语气倒还挺铿锵有力,喻文州笑了笑:“有什么事,就直接说吧。”

刚才还清爽的空气,莫名粘稠起来,丝丝清甜萦绕在鼻端,犹如刚榨好汁的甘甜鲜橙,Omega的信息素从来都是勾人食欲的类型。以往并不明显,有了肌肤之亲后,这味道倒是越发鲜明。

黄少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件事,捂了一下后颈,动作不自然地往前倾,脸颊烧出些温度来。

不管黄少天想说什么,喻文州都觉得暂时不太重要了。

他慢慢倾过去,黄少天长长的睫毛眨动,刷子似的细细密密飞速颤动,明明很期待却还要强装镇定,喻文州实在很难忍住笑出来,不过随后他就亲上了那两片抿着的唇。

总体来说用易燃易爆来形容Alpha和Omega的关系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喻文州最初是不是只想品尝一下黄少天的嘴唇已经无关紧要了,他们有段时间没见,身体甚是想念,喻文州按着黄少天的腕压在扶手上,单膝嵌进他的腿.间,深深地吻他,肆虐过他口腔里每一寸地方。

唇齿交缠的声音分外黏腻。

黄少天很快就气喘吁吁,眼角泛红,周身全是Alpha的气息。

喻文州的手也顺理成章地来到了黄少天的腰际,他还记得不久之前黄少天是怎么骑到他身上,用这把腰自己上上下下运动的,韧性极佳,然而不等他再往下深入,黄少天突然惊喘了一声,垂死般往后缩了缩,像是才刚回神:“等一等!”

喻文州只当他害羞,安抚似的亲了亲他的脸颊,柔声说:“我会温柔的。”

“不行!再温柔都不行!我现在不做啊!”黄少天甩了甩脑袋,让自己清醒,突然怒目而视,“我今天不是叫你过来做这个的啊!喻文州你怎么回事啊!简直衣冠禽兽……”

黄少天仿佛心不甘情不愿地盯着地板,嘀嘀咕咕抱怨:“我一个二十来岁大好青年……总之都是你的错……!”

被莫名其妙倒打一耙还扣锅的喻文州冷静地从沙发上下来。

空气里的旖旎还未散去,气氛顿时显得十分尴尬。

“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这一次,声音里就再没有多余的情绪了。

黄少天张了张嘴。

本来就难以启齿,在看到喻文州冷淡下来的表情后,更加难以开口了。

靠!他生气了吧,他肯定是生气了吧!


给喻文州发消息之前黄少天也算是做了一大波心理建设,事到临头还是觉得这事简直没法说。

万一喻文州不肯承认怎么办——他都没进生殖腔,一般来说根本不可能有的,黄少天还特地去查了资料,生殖腔未开启时受孕理论上只有不到千分之一的可能性,谁知道他就这么巧中了招!

就算喻文州承认了,万一他不肯接受怎么办?

就算喻文州接受了,万一他觉得他黄少天是仗肚逼婚怎么办?

喻文州不要面子,他还要面子呢!

但是不说,又跟怀里揣着个定时炸弹一样。

黄少天很愁,经纪人也很愁,经纪人那会还不知道是谁的,长吁短叹问黄少天对象是圈里圈外的,到底打算怎么办,还感慨黄少天难怪不想和喻文州一起录呢。

从黄少天嘴里撬出对象是谁以后,经纪人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看着黄少天傻乐了半天说那还能怎么办呢,奉子成婚吧。

黄少天不。

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喻文州到底喜不喜欢他呢,还是只拿他做个普通炮友,关系不清不楚就丢下个重磅炸弹,岂不药丸。

不然抓紧时间在肚子暴露之前,先假装无事的和喻文州培养培养感情。


黄少天算盘打的很好,他本来真的心如止水,这段时间别说发.情了,连信息素都仿佛从他身上消失,整个人进入贤者状态,觉得自己已经无欲无求,就算一百个Alpha对着他散发信息素黄少天都可以视若无睹。

可是喻文州进来的那一刻,证明这一切不过是错觉。

身体连带着脖子后面的腺体都在向他诉说着一件事——他现在非常空虚寂寞冷,需要孩子他爸的亲亲摸摸抱抱。

真他妈见鬼了!

然后就被喻文州压着,差点这样那样了,幸亏喻文州摸到肚子的时候黄少天及时反应过来。

他现在还没到三个月,不稳定,不能做,不然只怕蓝雨公司的未来不保。


黄少天现在还不想说呢,他瞅着喻文州,也觉得刚才自己情急之下失言,纠结了两秒: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有点急,那个,我就是想说,我们能不能……别再保持这种关系了,呃……”组织语言想该怎么说,我们别走肾了,改走心吧!

喻文州那边已经淡淡道:“好。”

“啊,好什么?”黄少天愣了一下。

“我是说我知道了,然后呢?你想跟我说的就是这个?”

看着喻文州面沉如水,黄少天这会觉得更加没法开口。

“那个……你刚才不是说叫外卖吗,那就叫个外卖吧……”

“这么晚了,叫外卖也不方便,我还是出去吃吧,就先告辞了。”

喻文州说话间已经穿上外套,径直朝着门口走,黄少天急了:“我靠喻文州有种你别走!”

所以说怼成习惯也是个问题。

这话黄少天在他们关系恶劣的时候撂过多次,喻文州向来能做到视若无睹,这次也不例外,眼看着喻文州就要走到门口,黄少天莫名委屈起来,心一横,眼一闭,也顾不上他的算盘了,道:“我怀孕了!是你的!”

黄少天决定,喻文州要是敢不承认是他的,他就扑过去掐死他!

忐忑地等待着,他脸上那抹狼狈的红越演越烈,然而喻文州像是被定住了一样,维持着方才的姿势,迟迟没有反应。

时间一秒一秒过去。

黄少天越发不安,清醒过来顿时后悔。

他盲目乐观,要是喻文州真的不想要怎么办……

肚子里的小东西还没什么动静,但是这么快就要变单亲儿童了吗……

黄少天拼命眨了几下眼,紧张得头皮发麻,不行,要不然他还是说是开玩笑的吧,黄少天挤出一个笑容,刚想开口,那边喻文州终于动了。


他转过身,大步流星地朝他走来。

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人拥进了怀里。

“你干嘛……”黄少天下意识道,声音却不自觉低下来,拥抱是如此温暖,让人身心都不自觉地满足。

不过很快,黄少天就发现这个喻文州不太对劲。

“你靠在我肩膀上笑什么啊……别笑了啊,笑得我毛毛的……”他想起喻文州上上上部电影饰演的变态杀人犯,每次行凶前就笑得特别开心愉悦,和现在如出一辙。

喻文州的声音笑意依然很明显:“少天,是真的么?”

“当然是真的了啊,我干嘛拿这种事情骗你啊,报告单我还没撕掉呢你要不要看一眼……”

“刚才不肯跟我做,也是因为这个?”

“不然呢!你真的别笑了,喻文州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笑很吓人啊……”黄少天脸颊都烧红了,看不明白喻文州这到底算个什么反应,“你是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啊?”

喻文州并不否认,笑着说:“喜欢的啊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喻文州的吻已经温柔地覆盖过来。

黄少天惊,在唇舌间挣扎着说:“不、别……”

“放心……只是亲亲……”喻文州的声音同样在他的唇舌间辗转。

喻文州说到做到,黄少天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喻文州抱在怀里睡了一宿。

一整晚喻文州笑若春风,好像没什么能把那个笑容从他脸上扒下来。


清晨天亮,喻文州穿戴齐整,还特地让助理送了件白色刺绣衬衣搭配当季新款深灰色的休闲西装,他的身材比模特不遑多让,气场更盛,恍惚间还以为是哪个秀场男模走错房间。

黄少天迷迷糊糊问:“你上午要出席什么活动吗?”

喻文州扎着袖扣不答反而笑问:“少天,你今天有安排么?”

黄少天揉脑袋,翻出手机看了看:“晚上有个节目要录吧,其他应该没了。”

“那正好,穿好衣服待会跟我出去一下。对了你身份证、护照、户口本这些都在吧,一起带着。”

黄少天习惯了被经纪人抓包赶行程,打着哈欠上了车才想起问:“我们去哪啊?”

喻文州把车平稳地驶出了蓝雨大楼,转头弯起眼睛,对黄少天露出笑容:“登记,结婚。”

黄少天目瞪口呆:“……”

靠,怎么回事,真成了携子逼婚了!


TBC

评论

热度(3312)